60kiloMETER

=可乐(kilo)/混圈极杂,什么都磕。一个用来储存脑洞与爱意的账号。
*杂食,但不等于接受ky
*别看我的推荐了,我自己都嫌烦。
*谢谢各位看官了

摸鱼,是小波特

我吹爆动画,女神异闻录5了解一下?

【凹凸世界全员向】老师我只是想要三个课代表而已

*各位看官们好,这里是60

*设定是凹凸小学三年级的欢脱气老师日常,灵感来自三年级的弟弟讲述的小学课代表竞选的的心路历程。

*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丹尼尔老师:我没想到他们竟然那么复杂

*微瑞金,安雷安,鬼莱,佩帕

*希望各位看官看的开心

*以下正文⬇️⬇️⬇️


新的学期开始了,有个新学科加入了凹凸小学混乱的日常学习之中。

授课老师是白白的丹尼尔,丹老师表示,第一堂课要选出三个靠谱的孩子担任课代表。

丹老师正经的清了清嗓子
“有人想当课代表吗?帮老师做事会有奖励的哟”

一片寂静。

这时小孩子们开始了各怀心思的小纠结。

金:格瑞说了当课代表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搞不好会被老师骂但是如果我当好了课代表格瑞是不是就不会说我是笨蛋了而且还有奖励那...

于是坐在第一排的好学生金有点小兴奋的率先举起了手。

正在喝牛奶的格瑞班长一口牛奶噎在了嗓子里。

格瑞:这个笨蛋这么想当课代表吗就他那一根筋的性子绝对会搞砸事情万一他被老师骂回家又要不开心那我...

基本不参与班级事务的格瑞小班长也举起了小手。

坐在后排的嘉德罗斯震惊了。

嘉德罗斯:什么格瑞那家伙居然要当课代表他不是说这些事情他没兴趣的吗那刚好这是一个挑战他的机会当上课代表的一定会是我等着瞧吧!

后排的嘉德罗斯高高的举起手,另一只手按在课桌上把自己身子撑起了一半,硬是把自己的小手举的比格瑞的高了半个头。

一直低头不语的祖玛看到嘉德罗斯举了手,脸悄悄的红了一下。

祖玛:嘉德罗斯大人举手了刚刚好这也是我喜欢的学科那就名正言顺的也竞选一下吧

然后举起了手。

雷德:祖玛想当课代表太棒了如果我每天契而不舍的帮她收作业发作业久而久之她一定会爱上我的哈哈哈哈

于是他偷笑着收起了玛丽苏恋爱小说,举起了手。

充电宝研究社的社长鬼狐天冲正在盘算着怎么往社团里拉人,一抬头突然看到班长格瑞和一直想拉入团里的嘉德罗斯都举起了手。

鬼狐:这正是一个我和他们拉近距离的好机会再说了如果我当了课代表还可以借机宣传我的充电宝研究社团真是一箭双雕!

于是四处奔波的充电宝研究社团劳模社长又在这样的活动中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

在一旁公然吃着棒棒糖的凯莉小姐眉头一挑,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凯莉:哟呵这位无良传销员又想干嘛上次坑本小姐被关在活动室里的帐的还没还呢顺便看在金的份儿上我就看看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凯莉小姐一口咬碎了棒棒糖,左腿搭上右腿轻巧的举起了手。

在教室的另一边,圆框眼镜的小可爱紫堂幻陷入了疯狂的纠结中。

紫堂幻:我我我真的能当好课代表吗金都举手了我是不是也应该试一试呢但是格瑞嘉德罗斯和凯莉小姐也举手了我应该选不上吧但是如果我真的选上了至少能证明自己不是吗我我我那我就....

紫堂在无限的纠结后,颤颤巍巍的举起了小手。

然后又放在了耳朵旁边。

又挠了挠头。

艾比小姐本来正在专心的在课本上完成着自己的传世巨作“金发王子和玳瑁星公主的浪漫爱情故事”,一抬头便看见金举起了手。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跟着举了手。

艾比:啊啊啊啊他真是又帅又可爱又有担当简直是梦中的白马王子一想到可以和他一起(抱着作业)漫步在校园中就好激动啊啊啊啊

埃米:......

埃米当然知道姐姐在想什么

埃米:不能让姐丢人现眼。

于是自觉身负重任的好弟弟无奈的举起了手。

自诩小骑士的安迷修也坐不住了。

安迷修:有两位小姐都参加了竞选万一她们都被选上了那抱作业岂不是变得非常艰难那我果然还是应该践行我的骑士精神不能让两位小姐承担这项重任!

于是安迷修自行屏蔽了其他竞选者,正气凛然的举起了手。

嘴角还挂着自信的笑容。

雷狮:哎呦安迷修也想当课代表了就他那呆瓜一样脑子的万年老五能选上才有鬼了看我怎么碾压他

雷狮盯着安迷修举起了手。

安迷修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

卡米尔秉承着大哥在哪我就在哪的理念,成为第一个什么都没多想就举起了手的好孩子。

佩利看老大举手于是自觉举手

佩利:老大是想彻底霸占这门学科吧那我就一定要举手了三个课代表加我一个正好是三个但是帕洛斯怎么办果然我还是要和他好好竞争一下!

然后他抓住左边看好戏的帕洛斯的手举了起来。

帕洛斯:???

最后一个举手的是凯莉小姐前面对鬼狐怀着小小心思的莱娜。

她悄悄的举起手,顺便偷偷看了眼鬼狐的神情。

丹尼尔看着大半个班都举起了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于是他打算先从最靠谱的点起。

“格瑞,那就先选你吧。”

“咔嚓”一声,是安莉洁的小冰块碎了。

安莉洁:啊哦,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情

金:什么格瑞是什么时候举的手完了完了完了我万一搞不好又要被他骂笨蛋了他当课代表一定很靠谱那我就不凑热闹了

金悄悄放下了手。

格瑞撇了一眼金,发现当事人放下了手。

于是他面无表情的放下手说:“老师,你看错了,我没举手。”

丹尼尔:???现在的小孩子这么狂的吗

算了,毕竟还有这么多人。

丹老师顺了顺气,和善的看向了别人。

笑容僵在脸上。

嘉德罗斯:什么格瑞竟然放手了真是无聊果然还是放学之后单挑比较好

于是班级第一放了手。

然后祖玛放了手。

然后雷德放了手。又开始看书。

这边艾米撇了撇嘴,又开始埋头苦肝。

然后埃比如释重负的放了手。

然后鬼狐衡量了片刻,放了手。

然后莱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掏出了作业本。

然后凯莉看了眼金又看了眼鬼狐,放下了手。

然后安迷修有点迷之失望地放下了手。

然后雷狮“切”了一声,放下了手。

然后卡米尔果断放了手。

然后帕洛斯扇了佩利一巴掌,俩人差点儿打起来。

然后紫堂幻疯狂挠头,根本没发现发生了什么。

教室里突然恢复到刚上课。除了两个打架的和一个挠头的。

丹尼尔:???打架的先停手??

丹尼尔:我只是想要三个课代表而已,别这样好吗,我好像理解到了什么复杂的事情

安莉洁的冰块化了,流了一地水。

这时丹尼尔突然听到教教室后面有人叫了一声老师。

他努力的辨别了一下,那是最后一排和后黑板融为一体的,举着小手的银爵。

end




顺便一提,我真的不是银爵黑粉,我爱他。/

【安雷】纯氧中毒

*ooc严重,剧情进展缓慢。

*私设现代时间线,代入凹凸世界观。

*情感线主甜微虐,he保证。

*主cp安迷修x雷狮,含轻微瑞金,双向暗恋预警。安哥是在爱情和正义之间犹豫不定的设定,大概是大二打工安x大二不良雷。可以接受请继续。

*本文慢热慢更,因为某些原因可能几月一更,可以晾久了一起看,写手第一次发文,技术极差,各位看看开心,写手也就开心。

【一】前言

   安迷修已经不记得,这是他来这个城市的第几个年头了,也不记得是第几次在这个时间点猛然地惊醒。

   墙上挂着那枚总是走快的时钟,A城傍晚火红火红的残日光隔着一层沉重的玻璃窗将灰白的表盘染的发黄,漆黑的时针依旧一丝不苟的工作,这个高层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套房此时死一般寂静。

   厚重的玻璃窗仿佛把A城一切的繁荣喧嚣都完美的隔绝在外,白色的窗帘被同样纯白的布条温顺的束在窗子两边。

   拥挤的小屋里,钟表嘀嗒的声音不断在白色书柜,床单,墙壁,或者木制的方形地砖间跳来跳去,时不时撞在玻璃窗上,或直直刺进安迷修白皙的过分的左耳里。

   安迷修直直盯着钟表,它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不存在的钟表声紧紧扼住了他的脖子,仿佛是要掐出一条红痕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不见。

   无法呼吸。

   这个城市的街道永远通宵亮着灯,从扩音器里传出来令人窒息的尖锐噪音,这是A城的夜晚,一场疯狂的盛宴正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悄然上演。

   安迷修不会像其他在酒吧工作的人一样用酒和安眠药麻醉自己,于是失眠和烦恼几乎成了他在这里唯一的朋友,有时候他真的他希望自己能靠着想象麻痹自己忘了一切,忘了自己那个疯狂的想法,那个缠绕在他心头的恶魔。

   大学还剩两年,两年后他不必再打工,他有权利也有能力去追寻梦想,还有两年。

   安迷修觉得A城没有他的容身之所,彻夜繁杂,让他觉得自己在这里甚至蝼蚁不如。

   他笑自己,笑自己怎么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如何在这个堕落黑暗的城市里坚守自己的正义,笑着笑着,就是一阵无言的沉默。

   他改变了自己的形状,磨掉了自己的尖刺,让他能与污浊不堪的黑夜融为一体,直到在这拥挤的城市中有了一席之地。

   他曾经坚持过以为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成为心中的那颗星星更重要,直到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不知不觉间,付出的已经不计其数,收获的却是寥寥无几。

   每一颗星星都是是闪耀的,亿万颗星星就挂在天上。但不论付出了多少,都没人能摘到。

   再美,也只能陨落,连触碰都做不到。

   安迷修呆滞地望着窗外消失的最后一抹日光。夜幕降临了,现在又是他不得不为之付出的时间。

   被床边狂震不止的手机拉回了思绪,铃声虽柔和,在寂静的房室内却略显突兀,安迷修愣了一下,抓过手机,微小的动作使得身下洁白的床单泛起层层细长的褶皱。

   正如安迷修看到刺眼的显示屏亮光上黑色的手写体联系人备注时内心泛起的波澜一般。

   【恶党】

   可惜,只是条简讯。

   修长的手指是安迷修在酒吧里受人青睐的一部分原因,毕竟有光的地方总是能映得他的手指雪一般白皙,那双手在无数的酒杯之间不停的变换,更添了几分姿彩。

   犹豫着点开简讯,只有短短几个字。
 
   [来不来aotu?]

   安迷修眉头紧锁,不自觉的盯着那几个字,仿佛是再看再看,就能看穿这面冰冷的玻璃屏幕,看到发简讯的那人狂傲的眼神一般。

   举起手机,他深吸一口气。拇指在灰白的键盘上游走,肯定的回答早就浮现在脑中,但曾经熟悉无比的按键仿佛都换了位。意识到自己打错了字,手指却先一步按下了发送。

   几乎是瞬间撤回,按键按的飞快将正确的简讯发出,片刻思索,几个字跟在了上一条简讯背后。

   [打错了。]

   仿佛能想象的到,那个恶党嘴角桀骜的笑和他看傻子一样看自己的眼神。惨了,把柄又被抓到,今晚是免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没关系。]

   令人大跌眼镜的简讯飞速的撞开冰冷的玻璃屏,一笔一画的钻出来,钻进安迷修深邃的眼眸中,他心脏停跳了一拍,然后疯了一样的撞击着他的胸膛。

   只是三个字,安迷修的心脏像发了疯一样狂跳不止,明明自己讨厌他讨厌的不得了,在他面前还依旧被他污浊的语言和他不时的正经撩的面红耳赤。

    我真的不是gay。安迷修提醒自己。就算是gay,对象也绝不会是那个恶党。

   出门前,床铺依旧是整理的一丝不苟,令人难以想象这里住着一个所谓“夜不归宿”的风流人。

   伸手拽过玄关檀木衣架上茶色长摆立领风衣,草草披在肩上,将修身白衬衫勾勒出的完美身材线条隐藏起来,白口罩遮住被润唇膏覆盖的唇瓣,安迷修伸手把茶色帽子扣在头上,淡淡的檀香萦绕在他的鼻尖,他推开木门。

   他的身影随着木门上锁的声音融入了夜色之中,一晚的盛宴即将开始。

   纯白色调的房间恢复了一片寂静,钟表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了,窗缝里吹进来一阵混着汽油味的夜风。

   窗台上被细心浇灌过的白日菊,花瓣轻轻碰撞几下,又恢复了曾经的样子。

   A城这座城市刚刚入冬,只披着一件风衣,喧嚣的街道上丝丝凉意从四面八方侵蚀着安迷修的身躯。

   他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出一股热气,熏的他架在鼻尖仿佛马上就要滑下来的巨大的金丝圆框眼镜蒙上了厚厚一层白雾,隔绝了城市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映入他眼中的光彩。

   他的眼睛暗淡无光。
  
   天知道那几颗闪烁星星什么时候开始沉默的,在安迷修略显细长的眼中只剩下了一片死寂的,深邃的夜空。

   那伪装在温柔外表下,燃烧的心。
  
   A城最出名的酒吧街,无数的商业名流,儒者雅士光顾于此来甩开工作的压力,经常有学生会来这里打工或放松,想要借着这样的契机认识某些商界大巨,给自己前途添上一笔,安迷修却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这条喧闹的望不见边的酒吧街上几百个大大小小的酒吧,最出名的就是位于中心位置的音乐酒吧auto,青蓝色的霓虹灯挂在壁画周围,微妙的酒气蔓延在透明的推拉门,形成了朦胧而又奇妙的氛围。

   这里是安迷修的工作地,“aotu”。这里的店长格瑞是他的老朋友,讲这段故事要追溯到五年之前,陈年往事此处也不再提起了。

   隔着玻璃门朦胧的水雾模糊了两面的景象,仿佛一道墙隔开了门里门外。门外的喧哗似与门里无关,整一个避世的桃源仙境。

   两个世界。

   儒雅与风流,毫无关联甚至天差地别的两个词,在这个酒吧里仿佛失了违和感一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过大的眼镜配上几乎遮住了眼的前额发,这样的安迷修在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中似乎也不见一丝牵强,只是显得无比平庸,而又渺小。

   安迷修倒是宁愿渺小。

   宁愿渺小的像灰尘一样,几百亿颗里,没人能看得出他的特殊。也就受伤没那么重。

   与玻璃门里温热的气氛相比,玻璃门外凉的透彻,安迷修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如白瓷一般抚上门把手,冰凉冰凉的像是针一样的触感咬住他的手,逼他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他又听不见别处的声音了。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犹豫什么,但他就是不想推开这扇门。

   这扇开启了第二个自己的门。

   呆滞的盯着自己的手,它被冻的通红通红的,但安迷修仿佛感觉不到冷似的。他认为自己的心是炙热的,但它早就死了。

   无风的夜晚,风铃没有一丝声响,一个俊美的白发男子就悄无声息的随着夜色出现在安迷修朦胧的倒影之后。

   “为什么不进去。”

   为什么呢?

   安迷修恍惚了一下,恍惚间又看见自己大学操场上那棵高大的杨树,看见初春的阳光洒在那个似曾相识的白色身影之上,一片温暖。

【未完待续】

/这篇文章莫名其妙的就写成了像散文一样,或许是因为写手觉得安哥就是这样一个像散文一样的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